台湾电商告白,我被官员卡住11年

电商圈打滚 11 年,恋家小舖董事长李忠儒说,他已脱离需要育成阶段,但若台湾政府不重视电商产业,后进创业家将更艰辛。

近日,台湾电商界人士到处奔走,要政府想想办法。因为中国新制 4 月 8 日上路后,全面取消跨境电商的免税额,几乎快断掉全台 20 万电商的新出路。以卖食品到中国的台湾电商为例,以前卖到中国的税率是 0%,但一夜之间,就暴增到 11%,形同把净利全吃光了!

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经济所所长刘孟俊说,旧制的行邮税形同给海外代购业者免了关税、消费税,对其国内业者不公平。

现在,中国政府正努力给其电商产业,一个常规的就业环境,让游戏规则更公平。但当中国的电商如淘宝与京东来台做生意时,台湾政府对其每年在台数百亿的交易额,却无计可施,反而把重点放在如何跟台湾电商查税。

出去打不了仗,在台湾又被层层刁难。李忠儒,台湾最大寝具电商恋家小舖董事长,11 年前,他从竹科主管改行做拍卖,现在年营收上亿。透过他的告白,我们可以看见这群人数不亚于半导体业,产值破兆的产业,最写实的处境。

以下是他的告白摘要:

关卡一:想出国打仗台湾政府却怕我债留台湾

中国政府正很有意识在做这件事情,结构整个改变,最终只有收更多钱进来,但海淘业者一堆都要自杀了。针对跨境,中国政府态度已经从之前打游击变成很正式看待,中国一直有很清楚的头脑、强力执行力。

这几年我却看到中小企业品牌电商,充满焦虑。譬如我们想做跨境,2 年前开始办手续,完成公司、银行帐户 OBU,最后一关被挡下来了,是台湾投审会不放心。

11 年前我创业时,我从未做过生意,不知如何报税、成立公司行号、申请发票,到处问人,没人可以讲出标準答案。直到一天国税局打电话来,「李先生,你有在经营恋家小舖吗?」「请问你都有按时申报吗?」我说我没有,他就罚了我将近 100 万,但我不是故意要逃,只是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做,如果有人可以教我,不是很好吗?

关卡二:想依规缴税数万笔进销存,竟要逐笔查

我曾收过一个公文,9 月 10 日收到,叫我把当年度 1~8 月的进销存逐笔调给他。如果一个月 1 万笔出货可能有 5 万 piece,他要你把 5 万笔销项全部对到每一笔进项,要全部勾稽起来,哪一个中小企业有能力做这件事?我一个月光做这件事,其他事都不用干了。

关卡三:内外标準不一?境外包裹,90% 逃税逃掉

台湾政府看待电子商务的角度是杂货店、零售、买卖业,还是隶属经济部商业司,但在中国有《电商法》,电商是跟着网路世界变动,一天动一次、两次很正常;而台湾,动辄旷日废时以年为单位计算。

中国用三单一证,即出货单、支付联单、物流单,以身分证去追金流收税。台湾,金管会只顾着开放,没有跟关务署做配套措施,我们都知道实际上就掐住金流嘛!因为金流业者,不管是银行还是第三方支付业者,钱要付出去之前,只要成为扣缴义务人,10% 也好,20%也好,政府就能收到税收了。

你在管管我们的同时,你也管管我们的竞争对手吧,我们是你的孩子耶!